党史人物
当前位置:首页 > 党史人物 > 列表
孙占元
添加日期:2014-12-08  点击次数:
孙占元烈士,1925年生于河南省林县临淇乡三弓水村(今名占元村)一个贫苦的农民家庭。日伪的暴行,地主的剥削,在少年孙占元的心灵上留下深深的伤痕。1943年8月,八路军发起林南战役,解放了林南广大地区,太阳的光辉照进了三弓水。第二年冬天,三弓水实行减租减息,祖祖辈辈当牛做马的庄稼人翻了身。孙占元悟出了一个道理:八路军是人民的子弟兵,共产党是穷人的救命星。这年,孙占元刚满19岁,就带头参加了民兵,反奸、反霸、灭蝗、支前,他样样走在前头。
1946年1月,孙占元参加了中国人民解放军。在血与火的战斗岁月,他经受了严峻的考验,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,在隆隆的炮声中,迎来了新中国的诞生,
“革命成功了。”孙占元长长地舒了口气。那些日子,他只要一闭上眼睛,三弓水的山山水水便浮现在眼前,像一块磁铁紧紧地吸引着他。他精心编织着理想的花环:组织乡亲们把宽阔的马路修进村,把荒山打扮成花果山,把清粼粼的山泉水引向家家户户……
帝国主义的炸弹撕碎了他的梦幻。1950年6月25日,朝鲜战争爆发了。9月15日,美帝国主义纠集15个国家的仆从军,打着联合国的旗号,在朝鲜仁川登陆,袭击朝鲜人民军,把战火引向中朝边境,严重地威胁着中国的安全。
面对帝国主义的野蛮暴行,孙占元和战友们义愤填膺,志愿书、请战书,雪片似地飞向连部,飞向上级机关。这一天终于来到了,1951年3月29日,孙占元所在部队改名中国人民志愿军,奔赴抗美援朝,保家卫国的战场。
1952年10月14日,美帝国主义迫使中朝两国政府接受其无理要求,悍然出动三个师的兵力,在一个航空大队,150辆坦克和300多门大炮的掩护下,向志愿军守卫的上甘岭阵地发起了猛烈攻势。敌人把成千上万吨的炮弹倾向上甘岭,驱赶着整连整营的步兵向志愿军攻击。敌人付出了巨大的代价,才占领了上甘岭597.9号高地的二号、七号、十一号三个表面阵地。
夜幕降临,志愿军开始向占领表面阵地的敌人实施反击。孙占元领导的二排担负夺取二号阵地突击队的任务。
孙占元对二号阵地有着特殊的感情,来到上甘岭以后,二排一直坚守在这里。二号阵地是597.9高地的前沿,举足轻重。孙占元诙谐地对战友们说:“首长把阵地交给咱们,这里就是咱们的家,我们要把她装饰得漂漂亮亮。”这“装饰”的含义,战士们都懂得。阵地只要交到孙占元手里,那怕是现成的工事,他也要分析研究一番,然后精心加以改造,使它更加适应战斗的需要。
二号阵地三面受敌,白天敌机轮番轰炸,战士们只能蹲在坑道掩蔽部里,动弹不得,心里甭提有多着急。孙占元是个颇有心计的人,白天他坐在坑道口,注视着阵地上每一发炮弹的弹着点,嘴里还默默地念叨着。战士们看着排长这副样儿,心里老大不高兴,易才学嘟囔着:“到啥时候了,你还有这种闲情。”
“有了!”孙占元忽地从地上跳起来,高兴地对大家说:“你们看,那个地方半天没落一发炮弹。”
这没头没脑的话把战士们弄懵了,顺着孙占元手指的方向看去,果真有几株小草在秋风中晃悠。
“同志们,咱们从那里开个口,再分出几道岔,朝敌人的方向筑几个暗火力发射点,怎么样?”同志们恍然大悟,原来在大伙生闷气的时候,排长心里正作着文章哩!
半个月后,在这座低矮的小山包底下,孙占元和战友们筑起了三个既可以屯兵、出击,又能射杀敌人的暗火力发射点,并以发射点为依托,在左前方构筑了三个射击台。上甘岭战役的第一天,敌人就在射击台阵地前,留下了400多具尸体。
如今,自己精心构筑起来的阵地被敌人占领了,他们能不着急吗?复仇的怒火在战士们胸中燃烧。但是,敌人的火力很猛,四个发射点构成一个梯形火力网,死死地封锁着通往二号阵地的道路。必须立刻炸掉这四个火力发射点,为夺取二号阵地杀出一条道路。
“李忠先,你去炸掉东边第一个火力发射点!”孙占元命令。
李忠先腰粗膀圆,个头高大,是二排的“大力士”。他听到排长的命令,立即抄起两个爆破筒,冲了上去。此时,位于二排右侧的易才学主动吸引敌人火力,掩护李忠先。
一颗照明弹腾空而起,把二号阵地照得如同白昼,空气好像突然凝固了,孙占元和战士们屏住呼吸,每个人的视线都随着李忠先蠕动的身躯一步步向前移动。快要接近火力点时,敌人发现了李忠先,几挺机枪一齐向他射击。孙占元的心猛地揪了一下,眉头蹙得紧紧的。空中的照明弹慢慢地熄灭了,李忠先趁机一跃而起,几步窜到火力发射点前,接着火光一闪,传来震天撼地的爆炸声。“成功了!”孙占元把帽子往上一推,向战士们高喊,“冲啊!”向火力发射点扑去。这时,从第一个火力发射点后面突然传来一声炸雷似地巨响。李忠先和反冲过来的敌人同归于尽了。正当孙占元和战士们快要靠近火力发射点时,残破的工事里又伸出几挺机枪,发疯似地吼叫起来,战士们被迫卧倒。
这时候,易才学出现在全排前面,在耀眼的照明弹下,敏捷地向复活的火力点爬去。他没等排长下命令,就主动承担了消灭敌人残存火力的任务。只见他滚进一个弹坑,拿起手雷,狠狠地向敌人掷去。在手雷炸响的一刹那,孙占元带领战士们夺取了第一个火力发射点。
透过茫茫夜空,孙占元朝第二梯队增援的方向望去,远方的枪声一阵紧似一阵,看来作为第二梯队的第三排被敌人密集的炮火阻住了,没有上来。这就意味着二排必须单独完成攻克二号阵地的任务。孙占元一面让战士们严密监视敌人,维修和加固工事,一面到刚占领的火力点,凭借累累弹坑作掩护,观察敌人的火力射向,选择通向其余三个火力点的道路。
敌人开始反扑了,他们在二号阵地上投入一个营的兵力,向二排阵地连续发动冲击。而英雄的战士们高呼着口号,把敌人一次次打了回去。敌人像输红了眼的赌棍,三个火力点一齐吼叫起来,妄图以猛烈的火力掩护和调动他们的反冲击预备队。孙占元向四周看了看,果断地决定,暂时停止对三个火力点的攻击,首先巩固已经占领的阵地。他爬向阵地的左面,这里山势陡峭,易守难攻,便在这里放上了少量兵力。他又爬到右面,这里是一溜斜坡,隐隐约约听到一片嘈杂的声音,显然这是敌人的预备队,他们随时可以插到二排的侧背,切断二排与后方的联系。可是,守卫在这里的战士全都牺牲了。此刻,孙占元心情异常清醒,意识到为中朝人民献身的时刻迫近了。他对战士们说:“同志们!情况十分严重,三排没有上来,咱们排伤亡很大,敌人还会组织更大规模的反扑,我们要随时准备把自己的一切献给胜利,哪怕剩下一个人,一条枪,也要把二号阵地夺回来。”
孙占元加快了爬行速度,突然,一颗炸弹在他身边爆炸了,巨大的冲击波将他抛到一个弹坑内,孙占元顿时失去了知觉。
过了好大一会儿,激烈的枪声把他从昏迷中唤醒。敌人的三个火力点还在狂叫,“必须马上干掉它!”孙占元念叨着。他怒视着敌人火力点喷出的道道火舌,抖了抖身上的尘土,试图向战友易才学的方向靠近,可双腿怎么也不听使唤,剧烈的疼痛使他浑身发颤,头晕目眩。他用颤抖的手摸了摸疼痛的部位,右膝露着骨渣,腿断了,只有一层皮还连扯着;左腿肌肉被削去一半,骨头外露,一种发热的粘乎乎的液体在流淌。孙占元负伤了,而且很重,生命属于自己的时间可能不多了……但是他想:“二号阵地还没有攻克,我的任务还没有完成,我不能倒下去。”
孙占元凭着一股顽强的毅力,用两只臂膀一寸一寸地爬行。终于来到了易才学、方振久的跟前,他把剩下的人分成两个组,交给他俩带领。孙占元深情地望着易才学,艰难地说:“你是候补团员,要经得起战斗的考验。你立刻去炸掉那三个火力点。”接着又对方振久说:“你要坚决阻住敌人,不让敌人从右侧上来,保证侧翼的安全。”
易才学在孙占元下达命令时,就觉察到排长的话音颤得不能自制,大口喘着粗气,他向孙占元身上打量了一下,立刻惊呆了,眼泪夺眶而出。
“排长,你快下去吧!”易才学哭着说。此时,几个战士一齐要背孙占元下去。“住手!”孙占元火了,他口气十分严厉,“这是什么时候,擦破点皮,怕啥,赶快执行命令!”
易才学望着排长那抽搐得变了形的脸,浑身被复仇的烈火燃烧着。他拖过一挺机枪,握着三个手雷,带着两个战士,迅速向两个火力发射点爬去。就在易才学准备甩手雷的时候,第四个火力点的敌人发现了他。刹时,射击孔里喷出无数火舌,压得易才学抬不起头来。
正在万分危急的时候,孙占元的机枪响了,一串串复仇的子弹飞向敌人,敌人调转了射向。易才学抓住战机,纵身跃起,向第二个火力发射点恨恨地投进一颗手雷。马上又飞转身子,滚到第三个火力点跟前,将另一个手雷塞了进去。随着两声轰鸣,敌人的两个火力发射点全哑了。
孙占元拖着两条断腿爬到被爆炸声震昏了的易才学身旁,亲切地呼唤着他的名字。易才学从昏迷中醒来,一眼就看见了排长苍白的面孔和那双失神的眼睛。易才学没有掉泪,那双冒火的眼睛转向第四个火力发射点。
孙占元匍匐在隆起的高地上,艰难地抬起头,借着照明弹的闪光,观察着阵地上的情况。山下,敌人已经集结完毕,正准备发起反冲击。他紧紧地握着易才学的手,深情地说:“才学,还记得咱们入朝时的誓言吗?”“记得,抗美援朝,保家卫国,把一切献给胜利!”易才学坚定地回答。“说的对,你再给我找一挺机枪,山下的敌人我来对付,你去炸掉最后一个火力点。”孙占元说。
易才学默默地执行了。他按照排长的吩咐找来敌人一挺机枪和三箱子弹,帮助排长把机枪摆好,一挺对着山下的敌人,一挺对着第四个火力点。
第四个火力点设在一个突起的石崖上,可能是敌人预感厄运即将降临,所有的轻重武器都在一个劲儿地哀号着。易才学攀登到半山腰时,遭到敌人猛烈火力的阻拦,停在石崖上不能前进了。这时山下的敌人已经绕到我方阵地的侧后,眼看就要爬上我方的阵地。情况万分危急。突然,孙占元的机枪响了,敌人一批批倒下,蜂拥而退。第四个火力点的机枪被迫调转了枪口。易才学趁机跳上石崖,顺手把手雷投进敌人火力点。手雷刚一爆炸,易才学纵身跃起,端起机枪,朝着工事里的残敌猛扫,直到把敌人全部消灭。就在易才学准备回去增援排长的时候,从孙占元的方向传来惊天动地的爆炸声……
中国人民的好儿子,中国共产党的优秀党员,英勇的中国人民志愿军排长孙占元同志,为收复二号阵地,和敌人同归于尽了。后来,战士们在阵地上发现,孙占元烈士身体下压着一个美国鬼子,身边还挺着7具敌人尸体。
增援部队上来了,他们踏着孙占元和战友们用鲜血开出的道路冲上了高地。
为了表彰孙占元烈士高度的自我牺牲精神和机智灵活的战斗作风,发扬人民战士蔑视敌人、压倒一切的英雄气概,中国人民志愿军总部作出决定,追授孙占元“特等功臣”、“一级战斗英雌”和“模范共产党员”荣誉称号。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会议常务委员会授予孙占元“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英雄”光荣称号和一级国旗勋章、金星奖章各一枚。中国人民志愿军领导机关在沈阳为孙占元建造了烈士墓,秦基伟、谷景生为烈士撰写了碑文。林县人民政府作出决定,将烈士家乡三弓村改名为“占元村”。
返回
关于我们  |  联系方式
版权所有:中共安阳市委党史研究室  备案号:豫ICP备13031766  访问量统计:
未经书面授权,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